刘诗诗 | 刚柔并济的缓冲人生

在很多人看来,刘诗诗有种与健康圈背道而驰的特质:她的眼神里总有种好像和现实的、世俗的东西无关的信息。用胡歌的话说,诗诗是这个圈里难得一见的“奇葩”。“她不像圈内人,没有很大的企图心和虚荣心;清淡内敛,达观自然,经过时间的滋养,面对人生的转折和挑战,反而更加自知和笃定。

刘诗诗 | 刚柔并济的缓冲人生

刘诗诗

挑战未知的经过 让我感受到演员的价值

三十岁这一年,刘诗诗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在《城市之光:心理罪》里演了一名女警察。人们由此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刘诗诗:眼神中有笃定,有刚毅。几个月的拍摄让她与米楠难以割舍,在告别角色的时候,她写下了这样的话:“ 米楠,以后我不陪你去现场,我知道你也不会偷懒的。”

人们难免猜测刘诗诗这次挑战的用心,就像人们总是习惯将“三十岁”视为女演员演艺生涯中的一道坎:迈过去海阔天空,停在原地则难免焦虑。然而在刘诗诗的眼里,人为设定的数字壁垒、刻意强求的角色突破,都并非职业和生命中不可逃避的部分。

刘诗诗 | 刚柔并济的缓冲人生

刘诗诗

“挑战也是在自己可以诠释的范围内。”她用一种轻描淡写的人物,讲述着在过去数年里面对的各色各样的角色,然而最终还是将一切都归结到“演戏”这些事本身。“每个演员都希望自己有不同的角色和尝试,我觉得这个是很正常的,没有条条框框。”

很多人习惯用“温婉”来描绘刘诗诗的荧幕形象。但是在刘诗诗看来,似乎自己演过的人物,没有哪一个是真正温婉的。《怪侠一枝梅》中的燕三娘明艳之余透着一股洒脱,《步步惊心》中的马尔泰·若曦是一个外表平静、内心波澜的“暗涌型”角色,因为年代的关系,性格中有很多“压着”的部分。到了谍战剧《黎明决战》,拥有多个侧面的宋红菱高冷、善良、固执,多重的身份也带来了人物复杂的内心。为拍这部戏,刘诗诗特意请教了台词老师,钻研年代戏中的人物,琢磨妥帖的语态和方式。她将这个过程视为对自己的挑战,而这种挑战未知的经过也让她感受到作为演员的自我价值。

吴奇隆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对刘诗诗的第一印象是她“挺傻的”:明明是一个大全身看不到眼泪,她却在那边哗哗哗一直哭,哭完还要站在那里缓半天。而多次合作的霍建华曾经给她取过一个外号“拼命十三妹”,因为她拍戏的时候全情投入,又有股韧劲。

刘诗诗 | 刚柔并济的缓冲人生

刘诗诗

我向来不掩饰自己的不完美

“韧劲”也许是优美的身形和天鹅颈之外,芭蕾留给刘诗诗一生的馈赠。

从10岁进入北京的艺术学校开始,刘诗诗就注定了要走舞蹈这条路。然而如今回望自己,小小年纪就选择的艺术道路,刘诗诗觉得自己当时只有一腔热爱,并没有太仔细考虑过。

舞蹈自然是残酷的。她将自己身上对名利的淡然归功于遇到了一个好老师。在每日辛苦的教学与练习中,老师几乎能看到每一个学生的优点。在言必谈比赛与获奖的舞蹈学校,这位老师却教会了学生们不用那么功利的眼光去看舞蹈。

刘诗诗 | 刚柔并济的缓冲人生

刘诗诗

刘诗诗将这种不功利的目光代入了自己今天的事业。她对真人秀节目避而远之,“除了拍戏,其他时候镜头对着我,我会觉得很怪异,现在还无法战胜自己这个心理。”刘诗诗念念不忘学生时代练习的两出芭蕾舞剧:《吉赛尔》与《仙女》。“学习舞剧的过程,对我有很大的帮助,特别是片段式的练习,会比较锻炼人的耐力。”正是在练功房与舞台上“付出必有回报”的经历,让她心中清楚好作品能带给人的历练。

从舞台转向荧幕,刘诗诗也有过拍戏不会找镜头、不知道看光的新手阶段。也正因如此,她一直知道要刻苦用功,积累经验。“所有的难关都是自己给的,当我跨过去了,这就不是难关了。”她向来不掩饰自己的不够完美。面对四面八方的评论,刘诗诗总把自己放在学习的位置上。“每个演员对自己的表演都会有反思。你总会找出毛病,没有完美的时候,所以我经常告诉自己,下一场戏把这个遗憾弥补上。我觉得这也是一种让自己进步的方式。”

她也从来不愿渲染拍戏中的辛苦。“拍戏过程中,我们工作起来,经常睡眠没有保证,工作量也会很大。说实话我是觉得大家都挺拼的,所以也没有太当回事,能撑就撑着。”用刘诗诗的话来说,经过了少女时代在练功房挥洒汗水的日子,学习舞蹈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是吃苦。

刘诗诗 | 刚柔并济的缓冲人生

刘诗诗

我的风格是横冲直撞调整大于抵御

与刘诗诗在《那年青春我们正好》中合作的郑恺曾经说,拍戏中感到刘诗诗是个地道的北京姑娘。刘诗诗也一再开玩笑说大家总是被她的外表骗了。虽然外表温和,她的性格中有种很倔强的部分。因为从小练芭蕾,小时候家庭聚会时,经常会有大人说“来来来,跳一段”。刘诗诗很不开心,冷着脸就走了。回家后父母就责怪她:“ 大家都这么开心,叫你跳一段你就跳一段呗。”但这个小女孩心中却有自己的执拗:“ 我这么喜欢的东西,这么珍视,你们却让我随便拿出来耍?”

刘诗诗 | 刚柔并济的缓冲人生

刘诗诗

而如今,她似乎将所有的坚韧和倔强都留在了工作中,将温柔与和善留在了日常。用她自己的话说,其实温柔只是表象,熟悉的人不会把“温柔”这个标签贴在她的身上。“每个人都有多样性,不会只是一面,有时候我觉得我还挺男生的。”

刘诗诗由衷喜欢法国著名设计师Coco Chanel。在她看来,Chanel既赋予女性行动的自由,又不失温柔优雅。“我尤其喜欢而且认同她的时尚理念:流行稍纵即逝,风格永存。”

刘诗诗 | 刚柔并济的缓冲人生

刘诗诗

刘诗诗面对世事,也自有自己的风格:不管任何时候,不论任何事件,都不断地去经历,去成长。她并不怕挫折,也不畏惧打击。“受一些打击就好了,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慢慢就能接受了。”然而在这些横冲直撞背后,她所求不多的心态,又为她自然规避了残酷的棱角。她一再提到“心态”:“ 遇到任何事情,如果一直用抵御的心态去处理的话,永远都是不顺畅的,所以只能是调整,看你怎么理解它、放下它。当然一切都需要时间,需要心理的缓冲。”

这种生活人物正与《步步惊情》中的一段台词相契合:“也许有一天你会真的明白,你内心真正的快乐,是物质世界给不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