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的诞生》始于话题 终于演技

当我们聊到演员的时候,都说演员是处于时代洪流中毫不妥协的存在,现象级节目《演员的诞生》就这样横空出世。进入“后鲜肉时代”,越来越多“振聋发聩”的声音被发出,越来越多观众通过这档节目开始对演技进行差异化审美。于是,影视行业终将不可避免地发生改变。而《演员的诞生》,会成为更多演员重新出发的摇篮,而演艺圈的舞台也因为他们而更加璀璨闪亮。

《演员的诞生》始于话题 终于演技

翟天临

翟天临 演员中的“战士”

他带着光环走进演艺圈,13 岁就被称为“天才少年”,又在26 岁时去攻读电影学博士。他积极投身慈善、博物馆等公益事业,奉行“演员是有责任的”。他却泯然一笑,说自己不过是在追求“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至高境界。

《演员的诞生》里《团圆》那场戏,翟天临跨越三四十岁的年龄跨度去演一个老人,一回头,眼神里涤荡着四十多年的岁月。“这个戏很真,也很走心,是需要把心掏出来给观众看的。”谈起来戏,翟天临的眼底闪烁,不断回味,他的“痴”劲儿又来了。

表演这件事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里杨修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违心害死他很欣赏的司马懿时,他声嘶力竭地大叫。司马懿和杨修的临死片段却都是吴秀波和翟天临在现场临时发挥的,“我有问波叔,杨修现在死和司马懿后走有什么区别,他想了好久说,没有区别。其实在历史的洪流中,角色里的我们都是湮灭在其中的过客。”

拍那场戏的时候翟天临的声音都爆掉了,后来他又去给这段重新配音,一次下来嗓子已经充血,都能咳出红血丝。也是这段充满爆发力的嘶吼,一下子就将一个文弱书生第一次杀人时内心的崩溃演绎了出来。

《演员的诞生》第一期他就贡献了让人眼前一亮的表演,在《绣春刀》里饰演锦衣卫—一个内心非常复杂,稍有不慎便会有形无神的角色,最后出来的效果让人直呼:翟天临的演技像他的博士学历一样炸裂。

他是演艺圈里极少的电影学博士,也造就了他能比别人看得更加透彻,而念电影学博士在他看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学习这件事的企图心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学习读书仅仅是对知识的渴望,就这么简单。当大家去质疑学习本身的时候,我觉得反而不是一个很好的社会风气。现在会听到一些话,比如说你是博士的话,是不是性格有缺陷,精神有缺陷,这简直是可笑。”

2017 年翟天临霸屏有五部戏之多,《军师联盟》中恃才放旷的杨修;《白鹿原》中三起三落的白孝文;《择天记》中无实物绿幕出演人族的第一高手周独夫;还有宣阳昱辰、秦越,每部戏都是立得住、有血有肉的角色,能接到这么多好戏,翟天临挑选剧本的眼光是一流的,这在他自己看来,都是“高学历”带来的审美上的高瞻远瞩。“硬要说文化高的人演戏好,也不尽然是这样,但是他起码有对表演的审美,对艺术的审美,对文字的审美。不要小看审美能力,对艺术作品和世界观的表达是非常有帮助的。特别是到演员演戏后期,直接影响了演员角色塑造能力的深度。”

“谈到你的学习生涯时,到底在学些什么?”翟天临微微思索:“其实也没那么复杂,我只是学习了表演这一件事。”

《演员的诞生》始于话题 终于演技

翟天临

“少年老成”

《白鹿原》里翟天临饰演的白孝文起初是个不讨喜的角色,过于迂腐,讲究三六九等、繁文缛节,对人对物区别对待,还胆小怯懦不成器。他融入了自己的理解,不演“老好人”,也不相信有纯粹的恶,就是这么个复杂的角色,反而在剧播出后跟何冰老师一样圈了一大波粉。

早在2012 年《心术》拍摄的时候,翟天临和前辈张嘉译、吴秀波搭档,收获了“神外三把刀”的称号,也收获了和前辈们的忘年之交。

拍《军师联盟》时要找一个和吴秀波饰演的司马懿气场相符的人来饰演孤高自傲的杨修,前辈也立刻推荐了翟天临。对于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惺惺相惜让翟天临拥有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如沐春风的人际交往都是因为他从小就明白的一个道理:不管是和什么样的演员演戏,归根结底,角色本身没有对于演员咖位大小的分辨。“那我为什么要分辨它呢?所以从第一天演戏开始,我就没有对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有过分辨。”

翟天临总是一拍一部剧两三百天,看着和自己同龄的人一个个站在浪尖,而自己却深潜水底,他也慌张过,被市场化的时代洪流裹挟。“但是《白鹿原》这个作品,以它的文学水准和它所呈现出来的试听水准来看,都是不可磨灭的里程碑式的作品。能和这么多好演员合作,能看到陈忠实老师这么好的剧本,就算换到现在再选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去演这个戏。”

人们说他年少老成,他却毫不在意,“我把演员的社会责任感放在一切之前,当大部分人跟着市场走且迷失的时候,我们还知道主流的审美在哪儿,这是我认为年轻演员应该有的职业素养。”

慢慢成名

录完《演员的诞生》之后,翟天临又马不停蹄地录制了《声临其境》,短时间内跨越三个完全不同的声线,展现了关于演员的支柱之一—台词,他笑称“我可不是瘸着一只腿在走路”。

杨德昌的最后一部电影《一一》中有句这样的台词:“电影发明之后,人类的生命,比起以前延长了三倍。”虽然连演三个同样的角色可能更能让观众记住他,但他从不为自己的角色设限,不断尝试各种题材,在角色里体验自己想要的人生。《生活大爆炒》就是他对具有网感的新喜剧的开拓,说着“让人发笑真的很难”,却又一头扎进角色里做一个抓马、浮夸的人,负责的创作人物使他“戏比人更红”。

相信“量的积累会引起质的飞跃”的翟天临,也坚信在演艺圈也可以“为伊消得人憔悴”到王国维所说的人生最高境界—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演艺圈是公平的,他说自己赶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而最好的时代也必将塑造最好的演员。

《演员的诞生》始于话题 终于演技

翟天临

Q&A:

Q: 第三期《声临其境》的节目,要短时间内切换好几个跨度很大的配音片段,你是怎么做到的?技巧更多?还是一秒入戏?

A: 都有。配了周星驰、黄渤和喻恩泰的作品。石班瑜老师那段是节奏慢慢地变快,难度系数很大,而且一个字都不能错,练了很久。这节目真挺考验演员的气、声、字的要求的。

Q: 演戏的时候对自己具体有哪些方面的要求?

A: 这个很难回答。好的演员能通过同样的词比理解能力弱的演员体现更多的信息量。我觉得首先把角色演好是最基本的要求。还有一个做好人,这是一个职业准入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