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 | 2018年 做一个“有点儿意思”的导演

很多人喜欢黄渤,因为他用那张脸表达了种种人们共通的喜怒哀乐。在综艺节目中,他展示出了自己的聪明和高情商,但在 《表演者言》 中,他又是朴素的。他是个“ 老狐狸”?不,他只是像这个时代的很多成功者一样,抓住了自己的最擅长。流量来来去去,内心追寻平衡。黄渤在比你想象的更精确地做着一个演员。2018 年,他还在做一个“ 有点儿意思”的导演。

黄渤 | 2018年 做一个“有点儿意思”的导演

黄渤

“现在的流量,和当年的喇叭裤、爆炸头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时代的小浪花。”

黄渤有些疲惫地坐在了化妆间的椅子上,他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过个人专访了。

在被拍摄时他很少说话,尽情地用动作展示。但是到他说话时,他的话一句也没少。

他的2018年开始得有点儿千头万绪,“我在做电影的后期,要面对剪辑,面对特效,面对声音,面对音乐,发布会的策划,还有春晚的歌曲、练舞。”

看,他还是那个所有人都喜欢的忙碌的黄渤。

“这个样子,我也想过改变,但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习惯了。当不得不接受的时候,你就接受它。”

黄渤是个处女座。处女座的处女作上映在即,在做完这个采访后,他就要赶往电影发布会。该忙的时候,他可不能撂挑子不管。

“流量时代?”他看了看采访提纲,突然轻松一笑,“这不过是个总结词。再早一些,我们说过互联网时代,信息为王的时代。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名词,也给不同时代的人带来过困惑跟喜悦,带来过机遇、兴奋和追赶。我的感觉是,最重要的东西都只和自己有关。”

出生于1970年代,黄渤小时候和那个年代的所有人一样,经历了物质匮乏、改革开放,也经历了GDP增长,大部分人不再为物质犯愁。“变化翻天覆地,我们一路上都在追赶,有些人,像我们的父母,现在可能简单的微信都搞不明白了。按照这个时代的发展,用《疯狂的石头》里面一句话,百米12.5秒一直跑下去才行。所以,觉得值得追赶的,你就去追赶吧,选择应该适应的,你就去适应。”

“至于淘汰,技术上的、潮流上的这种淘汰,一是不可避免,二是也没有什么值得可惜。”他很快地继续说着。

“我从来没对时代担心困惑过。我是时代的产物,是跟随者,是被覆盖的人群之一。担心什么呢?它不以我们意识左右地发展,能控制的就只有自己。你看现在的流量,和当年的喇叭裤、爆炸头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时代的小浪花。做你有能力做的事,再幸运一点,做你喜欢做的事。”

黄渤 | 2018年 做一个“有点儿意思”的导演

黄渤

“我只是想对得起自己的‘青春’,我的‘豆蔻年华’!”

其实黄渤在2010年就想到了,要自己拍一部电影。“2011年打算拍,后来对故事不满意,一方面想做自己热烈追求的,另一方面需要有一个高度去审视它;另外就是自己老在拍戏,总是打断,不专注做这件事挺难的。如果想草草拍一个电影,早就做到了,但还是希望做得有意思点儿。”

过了几年,黄渤拍了很多戏,成了一个著名的票房保障。“ 《寻龙诀》之前,我其实有段时间有点烦了。确实我在拍戏,这也是我喜欢的工作。但是我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证明我是个好演员?有些角色拿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怎么演了,这事就变得特别无聊了……”

那个时候,他确定了,自己需要另外一个兴奋点,需要没有十足把握的一件事。它能带来挑战、惧怕,也能带来新鲜感和愉悦。他用很长的时间去磨电影剧本,做筹备。此刻,直到距离电影上映还有四五个月,黄渤还会对我们说:嗯,电影在做后期,电影的名字还没有确定。

“我的这个电影不是强喜剧。它是一个荒诞寓言的喜剧片。”他琢磨着它,雕刻着它,有着一种手艺人的质朴。“什么都和欲望有关。你的欲望越大,距离终极目标就越远。”他似乎说出了一句不相干的话,“单纯地把目标缩减到‘我一定要跟上时代’,我觉得不对。今天P2P了,明天上市了,后天区块链了……你没兴趣,就没必要将它作为一定要画在身上的一个大勾。”

在黄渤导演的这部电影中,一群人因为一场灾难来到了一个岛屿。在这个相对封闭和对对方来路无所知、对外部世界无所知的地方,“就像在现实社会中的事件重演一样,一切又再次发生了。”听起来,这也很时代。

在筹备和拍摄电影期间,一切都是第一次。“我面对的每个人都是专业的,我要做出选择和判断,我需要对他们发指令,大家要听你的意见,是一个强制自己专注和学习的过程。”做演员是主观的,当导演是客观的,因为这些年很少这么判断和自我审视,通过一次电影的导演,黄渤发现,原来,没事儿客观一下,这样也蛮有趣。

当导演,处女座的黄渤会时不时地惶恐一下。但是一抬头,每个人都在忙碌,“你能怎样?”他嘴巴一歪,乐了,露出一副我们都很熟悉的戏谑表情,“开始选择的就是一个难题,在我如此‘珍贵’的年纪,我总要做一件让自己觉得有挑战,同时应该能做到的事吧!”

所以,所有零碎的烦恼、忧愁和压力,在黄渤那里,都没那么严重了。因为他选择了“正确”,就选择了承担。

所以,对于那些琐碎细致的“导演故事”,这一次,黄渤也不想讲那么多了。

“我只是想对得起自己的‘青春’,我的‘豆蔻年华’!”他又开起了玩笑。

黄渤 | 2018年 做一个“有点儿意思”的导演

黄渤

“在流量时代慢下来,不是仅仅为了慢下来而慢下来,而是为了专注,专注做一些值得做的事。”

最近,不工作的时候,黄渤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睡觉,睡觉,睡觉!

“这阵子我慢慢认识到自己的年龄了。之前没有。我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青年演员,直到有一次跟记者采访中,自称为青年演员,看到对方脸上诧异的表情才知道,原来不是了。”年轻演员开始尊称自己,眼神里有点拘谨和崇拜时,黄渤才知道,原来,我已经是个大哥了?

“我想说的是,我们从小到现在的几十年,可能经历的变化,超过了过去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速度。这些年,天天都在变。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发展,你也要面对不同的问题。所以,真的,我们这代人还挺厉害的。”他终于露出一丝丝的小得意。

慢一点,这样的心思也体现在了行动中。最近,黄渤去了周迅发起的节目《表演者言》,作为第一期嘉宾,谈论了很多表演的事情。回想起来,他会说,“有的演员,老天爷赏饭,比如周迅,就是灵气四溢,质感好,层次也好,爆发力也强。有的人,需要慢慢努力,倾注心力。这是我们第一次同台,和老朋友聊天,又是聊和表演有关的东西,我挺高兴的。”

那么这两年,做公益,从“筷乐行动”到WWF世界自然基金会森林保护中国推广大使,黄渤是不是也在寻找一种慢节奏的感觉?

他看了看,稍微想了一下。“人不能以一个单一的状态存在着,你在不断地获得的同时,你也有付出的需求。这不仅仅是正向付出,还是一种平衡。就像树吸收营养,长叶子,掉叶子,再落到土里边一样。你从社会汲取了,你必定还是要回馈给社会的。这是一种平衡。”

黄渤 | 2018年 做一个“有点儿意思”的导演

黄渤

2018年,除了自己的导演作品,黄渤还演了一部戏,好朋友宁浩导演的“疯狂”系列最新一部,《疯狂的外星人》。有趣的是,宁浩这几年也从一个剪辑凌厉、节奏飞快的导演,变成了一个张弛有度的导演。这一点,和黄渤的某些心态不谋而合。“其实我和宁浩、管虎都聊过,以前,大家都是必须得做,随着年龄的变化,对外面认知的变化,作品都会发生变化。这是一个投射。可能你会更中和,更成熟,也可能更极端。对于导演来说,我觉得跟着心走就好。还是那句话,不管这是个流量的时代,还是什么时代,你是什么样的境遇,什么样的心态,你就表达出来。这都没什么不好。”

身为一个演员,黄渤对这两年影视圈的风潮感受得尤其真实。“前两年资本大量涌入的时刻,出了一堆好的坏的东西。但我觉得都没有必要拒绝。很简单,资本是商业的。电影有自己的艺术属性,也有商业属性和健康属性,你也应该尊重后面这个。”

“愤怒也好,你觉得不公平也好,它就是这样客观地存在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想清楚的事情。资本的泡沫多了,恶果自然会显现,那就会有一个自然的调整,大家会觉醒,会重新思考的。”

我们聊到了他的新导演助力计划。在这个计划中,他们帮助的还有那些刚刚拍过一两部短片的新人。黄渤说:“ 我觉得我有责任。”

“目前这个电影大沸腾的时代,我们需要调整差距,也需要带着新鲜的血液、新鲜的思考,带着时代给予他们的刺激,带来不同样子的新作品。和新导演碰,聊,其实我也在学习,从全面的角度去接触项目,去换一种思路和人物。”

2018年,黄渤已经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轨迹。“在流量时代慢下来,不是仅仅为了慢下来而慢下来,而是为了专注,专注做一些值得做的事。今年,我的表演作品可能会慢一些,但我希望,大家看到的,还是风华正茂、玉树临风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