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瑜伽行者

无论是宗教、瑜伽、诗歌或是传统韦达养生学体系,都使得印度这个国家无论何时到访都充满着不可抵挡的神秘感,印度作为瑜伽的发源地,成为了许多热爱瑜伽人群心目中的朝圣地,而那些被瑜伽修行者选中的地点更是有着许多值得探寻的特质与魅力。

印度瑜伽行者

帕玛斯尼克檀瑜伽学院负责人Sadhvi BhagawatiSaraswatiji 的眼神散发着平和宁静的光芒。

无论是宗教、瑜伽、诗歌或是传统韦达养生学体系,都使得印度这个国家无论何时到访都充满着不可抵挡的神秘感:文学家在《 摩诃婆罗多》 与《 罗摩衍那》 两大印度史诗中窥见到了人类文学艺术中宝贵的精神财富,虔诚的佛教徒来到这里寻觅佛陀成道、讲法、涅的踪迹,印度传统的阿育吠陀医学体系几乎影响了世界上所有的医学系统,而源于古印度六大哲学派别一系的瑜伽,其探寻“梵我合一”的精神理念已经成为东西方许多热爱生命的人们最理想的修身养心方法。 而那些笃信精神力量的人们会发现,在几千年的生命成长中,这个国度早已充满了灵性与觉知的能量,是超越时代评判准则下“真”与“美”的融合,也是将“生”与“死”完全呈现给人们的圣洁之地。相较于传统医学的复杂深奥、宗教之间的壁垒分明以及文学诗歌以专业为导向的兴趣爱好而言,“瑜伽”在现代社会更好地将印度几千年来的精神财富与哲学思想传播到了整个世界。

印度瑜伽行者

教堂的修女在本地治里Promenade 海滩悠闲地散步。

印度总理莫迪曾说过:“ 瑜伽是我们古老传统的宝贵礼物。瑜伽体现了心灵和身体的统一、思想与行动的统一,这种整体方法有益于我们的健康和福祉。瑜伽不仅仅是锻炼,它是一种使自己、世界与自然三者合为一体的方式。”当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瑜伽”不仅仅是身体层面的锻炼,而是超越身与心灵共为一体下的哲学理念时,印度作为它的发源地,成为了许多热爱瑜伽人群心目中的朝圣地,而那些被瑜伽修行者选中的地点更是有着许多值得探寻的特质与魅力。

印度瑜伽行者

Somatheeram Ayurveda阿育吠陀养生中心的木屋别墅与理疗师。

素食瑜伽圣地——瑞诗凯诗

从德里出发往北220 公里,便可到达恒河抵达人间的第一座城市——哈瑞德瓦尔(Haridwar)。或许有很多人并不了解这座小城,但是作为恒河源头,无论是印度教徒或是游人都会倾心前往。因为这里同样也是与瓦拉纳西(Varanasi)齐名的“恒河祭祀”之城。

距离哈瑞德瓦尔 25公里的瑞诗凯诗( Rishikesh) 便是著名的“瑜伽圣地”。最早被西方人所熟知的原因,大概源于1968 年,风靡欧美的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 由主唱列侬带领着来到瑞诗凯诗,并追随瑜伽大师玛哈士体验“超觉静坐”这一经历。虽然列侬所停留的精舍早已破败,但这里仍旧分布着大大小小几百间瑜伽学院。帕玛斯尼克檀瑜伽学院(Parmarth Niktan Ashram)便是瑞诗凯诗最古老并且最著名的瑜伽修行地之一。世界各地人群对瑜伽热爱的背后是人们对于追寻内心平静、身心平衡统一的印度哲学观的认同。因此,许多热爱瑜伽的人士会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参加瑜伽课程。

清晨的恒河岸边,许多瑜伽士已经早早沐浴完毕,静静地坐在岸旁的石阶上冥想。牛群缓慢穿梭于街道,与摩托的轰鸣,人群的熙攘,组合成频率高低不同的音阶。

桥梁将恒河的两岸连接在一起,无需乘船渡过,只需步履不停。几台石阶,将帕玛斯尼克檀瑜伽学院与岸边的道路隔了开来。庭院内是秀气的植物,仿佛无有尘嚣。通往晨瑜伽的小径有着垂落的三角梅,地上则落满了花瓣。毋庸置疑,外界的环境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们的情绪,作为修行地,远在进入心灵之前,瑜伽的氛围已经融进了周遭的环境中。

印度瑜伽行者

瑞诗凯诗的瑜伽士。

我们所参加的是这里的晨瑜伽与冥想,在日光还未强烈地洗礼皮肤前来到中心的草坪上。带领我们的是从事瑜伽许多年的老师,在晨瑜伽中,更多侧重的仍旧是呼吸与伸展,从背部至前胸,从头颈至脚踝,在呼吸之间更深层次地与自己的身体交流对话。

晨瑜伽完毕,纯素的早餐很好地将清晨吸取的能量转化为上午的动能。从餐厅出来则是他们的教室,专业的瑜伽师会为学生讲解冥想的方式方法。能够看到人形化组成的9 大行星庙宇,他们相信,每颗星星上都有守护的神灵,瑜伽的本质依旧是以人与宇宙共生的原则为基础,尊重生命的本身,需要更多地了解宇宙的力量。被9 大行星所环绕的是太阳,而四周分布着太阳系的其他星体。在旁边的雕塑中,印度史诗《罗摩衍那》的男主人公罗摩(Rama)被认为是毗湿奴的第7 次化身,他的造型多是手持弓箭,印度教徒相信他能够保护所有的人。

帕玛斯尼克檀瑜伽学院的负责人之一,SadhviBhagawati Saraswatiji 是一位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美国人。当她第一次来到瑞诗凯诗时,正将心思放在自己的心理学博士论文中,并不知道自己会留下。但当她与朋友来到这里时,她说:“我深深地感受到一种完全的转化,当时我意识到我应该留在这里,仿佛是心灵寻找已久的家园一般。”在20 年间,她仍然会回到美国,但只是以一个心灵导师的身份从事一些瑜伽课程。

Sadhvi Bhagawati Saraswatiji 为我们解释了阿斯汤伽瑜伽(Ashtange Yoga)的八支分法:Yama(制戒),指的是我们需要以非暴力、诚实、不偷盗、节欲和不贪婪的心态来面对生活,Niyama(内治),以纯净和自省的心态来感受世界,这些是瑜伽的基础。从Yama(制戒)、Niyama(内治)、Asana(体式)、Pranayama(呼吸控制)、Pratyahara(制感)、Dharana(专注),到最终的Dhyana(冥想)、Samadhi(入定),瑜伽囊括了人生所有的内容:如何生活、你存在的价值、追寻的目标等。它并不是信仰,在瑜伽的世界中并不存在一个所谓的“神灵”,它关注的是“你自己”而非他人,在瑜伽的世界中,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灵魂而非实体,因此我们彼此交融合一,这些才是瑜伽真正的意义。

印度瑜伽行者

在斯文南达瑜伽学院学习瑜伽的英国女孩。

季风吹拂南部水乡——特里凡得琅

位于西南一隅的喀拉拉邦,紧邻阿拉伯海,这个由印度共产党执政的地区随处可见鲜红的镰锤旗。清晨,位于喀拉拉邦首府特里凡得琅(Trivandrum)的科瓦兰(Kovalam)海滩,被季风下的水汽笼罩。印度南部与北部有着明显的气候差异,夏季潮湿多雨,与邻近的岛国斯里兰卡更加相似。

沿着城中小路顺山而行, 便可到达1959 年建立的斯文南达瑜伽学院(International Sivananda YogaVedanta Ashram)。学院是由SwamiVishnudevananda 与 H.H SwamiSivananda 两位瑜伽导师共同创办的,在奈雅(Neyyar)水库一侧占有约5 公顷的土地,周围椰林环绕,绿树成荫,舒适的环境使得这里更有利于瑜伽修行及冥想。

印度瑜伽行者

瑞诗凯诗路边的修行者。

斯文南达瑜伽学院,旨在将瑜伽这门古老的科学融入每个人的身体、意识、情绪以及精神层面,最终建立一个平和的世界。这里提供7~14 天的短期课程,内容不仅包括传统的瑜伽,还有许多对于放松与调整身体的按摩手法,从生命的最本源去体会内在心灵与宇宙的关联。

在这里,有着来自于世界各地的瑜伽修行者,有些是瑜伽老师,有些则仅仅是为了体验这样的修行生活,而更多人却是为了寻找心灵的归属。许多人到达这里后才真正体会到传统瑜伽对身心灵所带来的启迪。我们偶遇一位来自英国伦敦的女孩儿,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来到这里,每日4 小时的瑜伽课程,包括冥想以及阿育吠陀。选择再次到访,不仅仅是因为舒适优美的环境,更多的是能够令她远离城市生活的氛围,寻觅到身心的宁静。放松身心之后,当她再次回归城市生活时,能够带给她更多的力量。三年前,当她第一次接触瑜伽时,并未从精神上与它产生共鸣。一年前,当她更深入地参与到瑜伽的修习时,才发觉瑜伽已经成为了她生命道路的一部分。这次的课程结束后,她将搬去纽约,传授瑜伽课程。在那里,她将会把瑜伽所倡导的发掘内心平和、寻找身心统一的理念传导给更多的人。

印度瑜伽行者

在本地治里有着许多外国移民,他们喜爱两种文化交融的气氛,在感受古老文明的同时也将清新的欧式生活方式带入了当地。

法式殖民浪漫小城——本地治里

位于印度东岸的城市本地治里,有着更为复杂的历史背景。这里曾先后被英国、法国交替占领统治,1850 年之后则一直由法国殖民管辖,直到印度独立后才于1954 年正式加入印度成为联邦属地。

而在这片区域中的阿罗颇多静修所(Sri Aurobindo Ashram)则是印度三圣之一的室利·阿罗颇多与他晚年所遇到的精神伙伴Mirra Alfassa—— 一位法国女士所共同建立的。

对于印度本地人而言,这座灰色的建筑内的一切不仅仅可以令人产生安宁并且精修,人们来到此处,更多的则是向往寻觅到一种能够与自我精神世界连接的处所。无论是作为印度现代哲学大师的阿罗颇多或是被当地人尊称为“TheMother”的Mirra Alfassa 女士,都倾其毕生的精力通过整体瑜伽论(IntegralYoga)去帮助以及推动个人精神世界的成长。

出于对静修所的尊重,拍摄是不被允许的,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人们无法再有回顾的机会,于是每个人都真正地把握住了寻访的当下。瑜伽修行者可以随意地散坐在石地上,专注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不会被打扰也没有人发出一丝声响。在这里松鼠是常客,可以以最亲近的姿态拜访每一个人。这个小世界怡然隐匿于这座曾被法国殖民的小城,一墙之隔,便是另一个世界。

印度瑜伽行者

林荫大道镇区街道非常整洁干净,在此地居住的印度人无论是生活方式或是着装都更加西化。

在距离本地治里西北部8 公里的地方便是“黎明之城”(Auroville)的所在,这是由“The Mother”于1968 年所建,其宗旨便是遵循了室利·阿罗颇多世界大同的理念,希望建造一个没有国籍、种族、纷争,人与人之间保持着最高爱与善的国度。在这里,人们期望通过不断地学习与修行最终抵达神性的觉知。

黎明之城的中心是被称之为Matrimandir 的金色球体建筑,是城市之魂,象征着地球上新意识的诞生,对于整体瑜伽实践者们而言,它同样也是一种精神象征。坐落于“和平之地”(Peace)的Matrimandir 在阳光下很是夺目,因为没有提前预约,我们错过了进入的机会,也无法亲眼见到当日光透过中心的水晶玻璃球照射整个冥想中心时的模样。由于“The Mother”的离世,在1973 年之后黎明之城的修建遇到了资金短缺的情况,可即便如此,在许多私人捐赠者、国际政府、非政府组织的支持下,这里仍旧在不断完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