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疏影 | 活成了自己的敌人 正寻求和解

江疏影太爱率真的自己,机敏、敢言,善于洞穿。如今她依然直接,也终究学会了有的放矢,像用游标卡尺般,揣度细微的分寸。人这一辈子,是一个不断活成自己的敌人,再寻求和解的过程。江疏影将外方内圆的自己,调成了外圆内方,“还是喜欢从前的自己吧”!她依然知晓,什么是该坚持的。

江疏影 | 活成了自己的敌人 正寻求和解

江疏影

既然母女,就包容彼此所有的任性

小时候,江疏影独处的时间很多。学校放寒暑假,妈妈爸爸出去工作,她就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剧。视力直线下降,看出了一双近视眼,却也为日后做演员“打下了良好基础”。看得太多了,都知道编剧接下来会怎么写。

有一天妈妈回到家,给她洗完澡,站到床上穿衣服。江疏影记得特别清楚,“我一条腿伸到裤子里,突然指向电视机,‘妈妈你看,接下来肯定会怎么怎么演’!”她家是典型的上海人家,女性为大,她和妈妈始终结成女子阵线联盟。

“我跟我妈是主力,但到关键时刻——烧菜,还是得我爸上。”逢年过节请客做饭,他们习惯在家吃,爸爸在厨房忙前忙后,从开胃菜到正餐,再到汤和甜点,一个人全拿下。偏偏亲友都是捧场王,新菜刚端上来,前一道菜已经见了底。

她和妈妈最多帮着买菜,大部分时间享受家庭煮夫的劳动。每年从初一开始,她家先做东,接下来几天亲戚轮换请客,烧菜不过关的还要被diss。如今江疏影能把吃辣吃成“绝活”,也得益于妈妈这些年的“培养”。

“我爸妈两个人都能吃辣,我小时候不爱吃饭,他们就拿筷子挑一个辣椒放到我嘴边,我一辣,就把饭吞下去了,慢慢就喜欢吃辣了。”当年吃得最猛的时候,她去超市买一罐绿绿的大辣椒,拎出来一整根直接吃。现在回到家,妈妈怕她辣坏了肠胃,反而做清淡些的饭菜。

江疏影 | 活成了自己的敌人 正寻求和解

江疏影

渐渐长大,江疏影越来越皮。幼儿园已经学会了打男生,爸爸的单位离幼儿园近,经常被叫家长。及封面人物Cover star至小学,每到大考前,只要爸爸管严一点,成绩就突飞猛进。一旦考得不好,她就特别害怕,只敢让妈妈去开家长会。“我妈又不喜欢那种场合,她就不喜欢‘抛头露面’,都是被我逼得。”

有一年暑假作业没做完,妈妈躲在厕所里,用左手替她抄作业。这些“黑历史”,江疏影说起来绘声绘色,“不是有那种一个词写十遍的作业吗,我特别皮就不爱写,我妈为了包庇我,在厕所里把本子放在洗衣机上写。字还不能写得太成熟,左手写比较像小孩的字嘛。”有时爸爸作势要教训她,妈妈也会躲进厕所。

江疏影要当演员,妈妈起初是不同意的。她更希望女儿在上海做个白领,朝九晚五地上下班,后来家庭举手表决,二比一,妈妈输了。现在每每看她工作很累,难受都放在心里。有时候发出微信,没及时收到回复,也快要急死。“她希望我像平常人家的女儿一样,平平淡淡的就好。”

她拍过的每一部戏,妈妈都追着看了。直到《好先生》播出,爸爸告诉她,这部戏演得还不错,之前的戏你妈看了我都没看。江疏影才意识到,妈妈是每部戏都追。有那么几年,妈妈也严厉地说“演得不好”,心里总是咯噔一下,“妈妈说完这句话,我觉得还是得演好戏,让自己有挑选的权利。”

江疏影 | 活成了自己的敌人 正寻求和解

江疏影

跑步是一种修行

拍戏终究是快乐的,主要取景地在襄阳唐城——为《妖猫传》专门打造的新影视基地。湖北人讲究“过早”,她吃下了拍戏以来最多、最丰富的早餐,一麻二辣三鲜的襄阳牛肉面,裹着浓厚芝麻酱的热干面,让她难以取舍。

导演是陕西人,他的剧组永远搭着小帐篷,大厨做陕西美食。“张嘉译老师能吃八碗臊子面;我能吃两碗羊肉泡馍,吃完就不能演戏了。他们笑话我,谁吃泡馍吃两碗?还有烤羊腿,别提了。油泼面里的油辣子太香了,看《白鹿原》时他们一碗一碗地吃,直接看饿了。”

所以江疏影的好身材,从来不是饿出来的。有一阵子很喜欢跑步,到巴塞尔工作时,她用跑步的方式认识城市。“国外跑步的氛围很好,我最少跑五公里,慢悠悠跑上半小时。”时装周期间,时差让她难以入睡,干脆六七点起来跑步,九点多回来开始化妆,气色和皮肤状态都刚刚好。在家的时候跑久一点,十公里起,搬了新家后,有一次差点找不到路。

“我觉得跑步是一种修行,你可以想很多东西,你会觉得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可以突破极限。挑战自己成功,会非常想要奖赏自己。”她喜欢跑到通常开车去不到的地方,比如公园。最近开始减少跑步,是发现腿部力量不够强,跑多了膝盖疼痛,不能弯曲。她是今年扬州马拉松的形象大使,到那天还是想跑一下。

江疏影 | 活成了自己的敌人 正寻求和解

江疏影

“我小时候就是运动员嘛,这种伤痛对我来说不是个事儿。”江疏影练过七年艺术体操,至今她觉得自己长这么高、腿部线条好看,都是当年挣下的本钱。“我小时候可好玩了,没事就在家放音乐跳舞。为什么会进上海市艺术学校,当时要自己编舞,我编的一段可好了!”不拍戏时,她找老师一对一地学爵士舞。

受小鹿纯子影响,她还打过排球。把玩偶兔子装进塑料袋,扎成一个球,和邻居小朋友在她的小房间里打来打去,嘴里还要喊出“晴空霹雳”。“我印象特别深,后来校排球队没招我,我在教练门口徘徊了二十分钟,鼓起勇气进去,说老师我特别喜欢排球,就让我进队了。”打到胳膊淤青,皮肤过敏。

视频网站有她在《最佳前男友》中打篮球的混剪片段,都是她亲身上阵。“我特别不喜欢别人觉得女孩不会打。”中学时看了《灌篮高手》,和男生一起打篮球,摔倒在地校服都磨破了,爬起来接着打。直到读大学,陈赫、郑恺都没把她当女孩,后来她在《致青春》中演校园女神,把他们惊掉了下巴。

拍戏或旅行,她的行李箱都装着瑜伽带,和一双ASICS 亚瑟士跑步鞋,因地制宜的运动;或是用两瓶矿泉水,练上肢力量。在成为ASICS 亚瑟士大中华区代言人后,品牌“动出每一面”的人物让江疏影深有感触,运动一点也不枯燥,女生动起来力量摄人心魄。“运动时会很享受当下,运动完觉得特别爽。我这个人,遇强则强,遇弱也弱……想当好演员,保持积极的状态,对我来说特别重要。”

江疏影 | 活成了自己的敌人 正寻求和解

江疏影

人生是个不断意识到脆弱的过程

去年秋天米兰时装周,江疏影带了爸妈出国。意大利菜他们吃不惯,特别找了家中餐馆吃火锅。鸭血、毛肚、黄喉、鸭肠……说不好自己对内脏的热衷从何而来。看她一天拍了十几套衣服,还安排很多采访、看秀,妈妈说:“你这么累,每天得多晚睡啊。”江疏影回:我要向你学习。

在她心里,妈妈还是蛮大女人的,紧随外婆。“我外婆比较能的,一个人带着好多孩子。家里有老鼠,一个人拿个扫帚就开始打老鼠,属于特别猛的那种。”除了不爱“抛头露面”,妈妈在工作上也很要强,江疏影学到了这一点,她是既高兴,又心疼。“我妈比我爸聪明,非常敏锐,我一点点不对的情绪,她都能察觉到。”

《恋爱先生》中,罗玥在异国他乡丢了工作,深夜拖着大大的行李无处可去,她重新找工作、找住房,都瞒着妈妈。即使脸上挂满泪水,只要妈妈和她通视频,她擦擦眼泪一秒变脸,从来报喜不报忧,总称自己一切都好。电视剧播出后,江妈妈看哭了。“她说看了我那么多戏都没哭,就罗玥哭了,她觉得我一个人在外边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江疏影 | 活成了自己的敌人 正寻求和解

江疏影

江疏影的确是这样,无论是留学英国的几年,还是当演员在外拍戏。罗玥某些地方像江疏影,用程皓的话说:“她就像一只河豚,是道美味,但身上有刺。”这些细密的刺,让人受挫时熬过寂寞。习惯了所有苦楚一个人扛,但抗压方式也不含蓄,张牙舞爪,敢想敢做,敢作敢当。

《恋爱先生》是《好先生》系列的第二部,剧本都来自女编剧李潇,江疏影很欣赏她。“特别强的一位女性,所以她写的女孩子,台词都很犀利,很有力量。”她能背出剧中的很多经典台词:之所以有期限,是因为不爱或爱得不够彻底,不够彻底才会犹豫,犹豫才会拖延,下次如果有人对你说“给我一点时间”,别等了,他根本不爱你。

这两部戏拍下来,她觉得——还是要演离自己远的,否则会太理性。她想尽可能塑造不同的角色,她也知道,自己有这个能力。古装戏离现实生活很远,所以她接下了《九州缥缈录》中“国师”的角色,导演张晓波也是《好先生》的导演。除了要了解六册原著的大致内容,拍摄周期也给她带来挑战。

“其实我挺喜欢这个人物的,她不是坏人,很明确自己的目的,有个人欲望。有点像《迷雾》中的高蕙兰。”人生就是让你不断意识到自己很脆弱、很无力的过程,你会觉得自己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